浏览人数
50762
时政频道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 时政频道

洱海更清乡愁更浓(总书记来过我们家)
时间:2020-02-28 17:11:02
  新农村建设一定要走符合农村实际的路子,遵循乡村自身发展规律,充分体现农村特点,注意乡土味道,保留乡村风貌,留得住青山绿水,记得住乡愁。   经济要发展,但不能以破坏生态环境为代价。生态环境保护是一个长期任务,要久久为功。一定要把洱海保护好,让“苍山不墨千秋画,洱海无弦万古琴”的自然美景永驻人间。   ——习近平        峰峦叠嶂,阳光穿透层云,洒在洱海如镜的湖面上。一股清澈的溪流从脚下石板涌出,漫过滩涂和水柳,欢快向前,会它千顷澄碧。和风如诉,身边有块金字勒石:一定要把洱海保护好!   2015年1月20日上午,习近平总书记就是在这里与当地干部合影,并留下殷殷嘱托:“立此存照,过几年再来,希望水更干净清澈。”   当年,习近平总书记沿着湖边小道,信步来到古生村李德昌家,同村民们围坐在一起,拉家常、聊民情、谈生产、问生计。五年了,李德昌还保持着家中陈设如故——乡愁小院里,时不时有游人来访,那块白族扎染还静静铺在藤桌上。   “洱海更清了,乡愁更浓了。”笑迎记者,李德昌开门见山。   治污筑防线,湖滨绿葱茏   “这几年整治力度很大,收污水、拆违建、修绿道,都是真刀实枪地干,大家的环保意识也越来越强。洱海越来越清,快赶上我们小时候了。”   李德昌家门口,一条六七米宽的“洱海绿道”即将完工。绿道偎着洱海,恰好位于距离湖岸线15米的“绿线”上。   “这几年整治力度很大,收污水、拆违建、修绿道,都是真刀实枪地干,大家的环保意识也越来越强。洱海越来越清,快赶上我们小时候了。”李德昌说,以前有些房子盖到湖边上,污水进湖防不胜防,这条环湖绿道是给洱海“透气”呢!   熊英力觉得老李形容得贴切,作为工程指挥部副指挥长,他指给记者看:沥青路面往下,是功能完备的管网。“绿道是洱海治污最后一道防线。”   绿道外侧,是绿意葱茏的湖滨。记者下到湖边,参差的水草可见根部,小鱼群游穿梭。水面上,野鸭子和红嘴鸥嬉戏。绿道内侧,一块人工湿地施工已近尾声,种下大青树、滇朴、芦苇、狗牙根等本土草木。   熊英力说:“为突出生态功能,我们特意‘去景观化’。”   2016年11月,云南省“采取断然措施,开启抢救模式”治理洱海,大理白族自治州随后在洱海流域展开“七大行动”。“三线划定”成为强力举措,其中“绿线”以内的各类建筑全部拆除,对涉及的1806户居民实施生态搬迁。而“洱海绿道”就是这条“绿线”的“变现”,全长129公里,2019年完成50公里。   在村里走走,路遇张四萍正忙活。她伸着头四处打量,不放过路边、旮旯里的每片垃圾,用网兜捞起沟渠里的落叶。张四萍是古生村的保洁员,每月能拿补助1600元。“现在是废水全收、垃圾不乱丢,你看村里多干净!”   看得见山水,留得住乡愁   “我家院落被称为‘乡愁小院’,总书记夸赞接地气。几拨人想租去搞经营,被我爸怼回去了。我也觉得,丢了乡愁就像丢了魂。”   “突突突”,李品红发动公交车,匆匆中断了记者采访。   “要发车了,晚一分钟都不行。”他大声向记者解释,一溜烟开走了。   李品红是隔壁村的村民,半年前投资40万元买了辆巴士车,和妻子承包下古生村到大理古城北门之间的公交线路,全程要半个小时。如今,每天有10辆公交车往返古城和古生村。   “总书记跟我们说,新农村建设一定要走符合农村实际的路子,遵循乡村自身发展规律,充分体现农村特点,注意乡土味道,保留乡村风貌,留得住青山绿水,记得住乡愁。”古生村党总支书记何桥坤介绍说,村里现在有完善的垃圾清运系统,公交出行便利,唱歌跳舞随时,“公共服务变新了,传统风貌却更‘古’了。”   这一点,李德昌的儿媳妇赵财红感受很深。“我家院落被称为‘乡愁小院’,总书记夸赞接地气。几拨人想租去搞经营,被我爸怼回去了。我也觉得,丢了乡愁就像丢了魂。”   古生村有建于明代的福海寺、凤鸣桥,建于清代的古戏台、龙王庙,还有让人留恋的传统节庆和乡土田园。村里人不管出去多久,一回来就能找到记忆中的家乡。   2016年以来,古生村实施民居建筑风貌整治,挂牌保护7户古院落,一座座“三房一照壁”的白族传统建筑,青瓦白墙,飞檐翘角,古意盎然。文物古迹修旧如旧,村中心300多年的大青树也旺相了。   游客在李德昌家的来访册上感叹:在这里找到了久违的感觉!   农文旅结合,古生村“新生”   “如今古生村山更绿水更清,再借政策东风发展产业,不愁金山银山。政府帮我们走‘农文旅结合’的路子,我觉得能行。”   离公交车场不远,就是古生村的两大块高效农业基地——2017年,两家公司流转了村里1200多亩土地,不施化肥,不打农药,每亩每年给村民上千元租金。   古生村人均8分地,长期以来种的是水稻、烤烟、大蒜和蔬菜。为严格控制洱海面源污染,观光农业、绿色食品的概念和组织方式,改变着这个上千年历史的传统村落。   土地流转后,村民闲不住,广开增收门路。有的去古城和大理、昆明打工,干旅游、搞餐饮、卖服装;有的组织施工队,在附近村子承揽建房和环保工程;有的留在村里发展,开客栈或者做手工刺绣……   李家的老邻居、52岁的何利成开起“聆海佳园”客栈,这是村里目前唯一一家客栈。   何利成的创业经历,和洱海的命运休戚相关。1996年,洱海首次大面积暴发蓝藻,当地取缔机动打鱼船,何利成的渔船成了摆设;2003年蓝藻再次暴发,按照退田、退塘、退房的要求,何利成承包鱼塘告终。而这次“三线划定”,他家的客栈拆了190多平方米,原来的前台,后撤到厨房位置,客房从9间减到7间。   但何利成对这次整治感受不同,反而觉得环境好有利于客栈长远发展。儿子何晓航放弃了在大理旅游集团的工作,回来接手客栈,新增网络订房,还瞄准大城市的老年人来休闲长居的市场。   一年多前,李德昌在外地经商的儿子李银东也回到了村里,经营起白族特色手工艺品。“如今古生村山更绿水更清,再借政策东风发展产业,不愁金山银山。政府帮我们走‘农文旅结合’的路子,我觉得能行。”李银东说。 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0年02月28日 01 版)
友站連結

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 赣ICP备18008766号-4